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八月春的田园

一叶舟,一壶酒,信手写意山水浸润的画卷,烟雨清瘦……

 
 
 

日志

 
 
关于我

八月春,一种诗歌新体的独创者,开拓者。自信,人生无处不有诗,生活面面皆有情。诗歌和散文在多种报刊发表。出版长篇小说《故缘》及诗文集《春天行》等。一叶舟,一生情,一辈子,一支笔,一杯酒……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冬日生活花边   

2007-11-23 17:54:37|  分类: 愚人闲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冬日生活花边                  八月春/   

1 爱什么

    几天前,俺留在一个网站上的个人资料被一个三十多岁未婚女子看到了。俺诡计多端的文采大概把她那颗孤独已久的心给“撬动”了,这样,她心情急迫地给俺一条条留言。俺像已经知道结果一样的平静对待。她就采取了“激将”、“讽刺”等战术,又问俺电话,又是发短信。俺“把凉把凉”的心被她的热情给打动了。并按她的要求拆了俺手机给陌生人设的“防火墙”。

    俺们“热情洋溢”地通了电话。当她得知俺所在的公司是一个几十人的小公司时,以后就再没了下话。俺一如继往地把她放进了俺的公式里:她寻找的婚姻=钱+官。

    俺没话可说。俺什么都没有。

    闲着没事,俺想起了一个故事。说是一对恋人横过马路,路上没有车,男的仍站在那不动。女的问他为什么不走,男的说等信号。第二天女的就和男的吹了。理由很简单 —— 这都什么社会了,他还那么死板,一点都不想着变通。将来在这样激烈竞争的社会里,凡事不主动抢在前面,将来跟他连饭都吃不上。

    不久,女子又找了个男朋友,二人相处的很好。离结婚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一天,二人走街上要过一条横路,男人看来往的车不多,想也没想突然拽着女的从慢行的车前抢了过去。第二天女的就与男的分手了。理由很简单 —— 他这个人一点风险意识都没有,跟他在一起没有安全感,将来说不定就会出现什么闪失。不可靠。

    很多人都知道这个故事,很多人都在问那个女的究竟要的是什么?

    刚好,俺昨日还看到一个故事。说是一个网友的女同事离婚了,突然有一天说想和她的一个旧日同学好。网友问了,你现在想起他哪儿好了?她说:我和他一起在街上,别人打了他,就是把他摔到了,他都一声不吭,站起来就走。网友给她做了最精彩的诠释:她从他身上看到了一颗博大的胸怀、宽容、友爱。这样的男人还不值得信赖吗!

    也许,世界上真有这等事儿。俺不怀疑,就是有这等事儿也应该算平常,没什么稀奇。惜就惜在这样的事现在太少了,所以,听起来让人惊讶。就这么简单爱上一个人了?

    俺不想做复杂的分析。俺只做简单的一笑。

2  理 发

    冬季来了。听说北方的不少地方都下了大雪,但是,在南方,尤其是海南岛和珠三角这块地方,下雪?想都别想,除非太阳从印度洋那边升起。

    当下的广州,中午时人们还可以穿半袖衬衫,美女还可以穿裙子。南方暖和是暖和,不过,冬季还是悄悄来了,不管你承认不承认,南方也进入了冬季。而且今个儿冬季让不少的人心寒。

    因为俺“充明”,俺脑袋上的毛张的又稀又少,每理一次发都要间隔一两个月才勉强涨出一些,而且还都像营养不良似的趴趴在脑皮儿上,偶尔还出几个波浪卷儿,每次剪头都给理发师出难题。所以,每次理发时理发师都在俺的精心指导下完成作业。一日,俺经过细心掐算,算出到春节过年时俺能保持最好头型的机率,于是去了俺理过两次发的哪个店。理发店的几个人正在打扑克,看俺进门就散了。一个小伙儿过来要给剪。俺看见老板娘在,就说让她剪,她给俺剪的好。果然,俺精心指导过她一次她就记住了,知道俺的脑袋如何侍弄。

    老板娘到底是个沙楞人儿,按照十七大精神“又好又快”地给俺整出了头型,临了,一边拿过刮胡刀一边对俺说:“你看看剪的行不?”

俺翘眼睛扫视对面镜子里俺不怎么光辉的形象,比较满意地说:“应该没问题吧,你剪的头应该是信得过的。”就这一句,对于老板娘来说大概成了“金口玉言”,她好像是有点受宠若惊,一激动,刮胡刀在俺光滑白皙的脸颊上就削了一下。俺顿时感到了疼痛,知道俺薄薄的脸皮儿被她锋利的刀片割透了。俺“嗳”了一下。她知道割了俺的肉,说了声“不好意思”。俺当时就笑了:看来这人不经夸,刚说你信得过,结果却让人信不过了。俺心里这么想,终没敢说出口来 —— 怕她报复俺,一不做二不休在俺的另一边脸上再割上对称的一刀,那俺可就更惨了。俺的面皮固然有点老,可是,囫囵个总比退休前脸上弄俩伤疤毁容不强?

俺不敢吭气。

老板娘结束操作时发现俺脸上确实出血了,急忙喊小工拿纸巾来给俺擦了。俺对照镜子轻触脸上的伤口,然后乖乖地给了她钱。老板娘像鸡啄米似的谢了俺。

写到这里俺突发奇想:要是第一个故事里爱上她同学的那个女的当时在理发店里看见俺那一幕,非爱煞了俺不可。

嘻嘻,回家做梦想去吧。

3 股市·基金

一个多月以来,中国的股市风起云涌。俺虽然“充明”,但自知自己腰包里仅有够糊口的几个钱,玩不起那个,因此,俺买了两只基金妄想“生殖”,哪知道基金是跟着股市感冒的 —— 股市“跌”了它也跟着“衰”,由此,几个星期以来,把俺这心弄的此起彼伏的。又由此,俺每天都上网观察动静,发现有一些玩股票的战友五脏六腑都差不多给跌出来了。

俺早知道俺自个儿不行,俺就猛补课,跑步补基金知识。在“饥民学堂”里如饥似渴地学了个蒙头转向。一会儿看涨了,就有人钻出来说形势不好了,吓唬人,号召撤;一会儿看跌了,又有人串出来喊挺住,正是进仓的好时机。

学了半天,俺总算明白了两件事。一个是股市牛的时候少不了有人往回叫喊;二个是股市越跌越出来人大叫“顶住”,总之,都是往相反的方向上使劲。等到把“鼓民”和“饥民”都套住了,这部分拿了庄家黑钱的人开始“哑声”失踪了。

俺到底是年龄大了,腿脚不好,脑袋瓜儿也不灵了,仅跑慢跑还是没赶上“涨”声。养的两只“鸡”眼看CPI就上去了,万没想到,前几日股市大“跳水”,把俺的“鸡”给轧瘦了一圈儿。俺再也不信那些所谓的养“鸡”专业户的教导了,好歹把仅剩下一点肉的两只“鸡”出手了,算是把今年春节回乡的路费钱弄到腰包了。

俺现在才想起来,今年早些时候,俺写的《猪在某学校的精彩演讲》文中猪戒小先生提出的准备把“鸡金”改为“猪金”的建议是无比英明而正确的。猪虽然不会飞,跑的慢,但是,肥实。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