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八月春的田园

一叶舟,一壶酒,信手写意山水浸润的画卷,烟雨清瘦……

 
 
 

日志

 
 
关于我

八月春,一种诗歌新体的独创者,开拓者。自信,人生无处不有诗,生活面面皆有情。诗歌和散文在多种报刊发表。出版长篇小说《故缘》及诗文集《春天行》等。一叶舟,一生情,一辈子,一支笔,一杯酒……

网易考拉推荐

大话蚊子(1) 【原创】

2006-09-23 08:41:11|  分类: 天上人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话蚊子 原创        八月春/文

      记得20多年前我小时候,那时的蚊子大得几乎象小蜻蜓,每当打伤或打死一个后细看,蚊身的金黄色和褐色条纹明晰可见,还有几分好看。所以,一经打死个蚊子,人们都大呼“打死个大蚊子”。说是“大蚊子”,可喝的血并不多,留在人身上的毒包也不很大。因为蚊子个头大,飞行时极易被发现,降落后目标也比较明显,方便对手跟踪追击。有时睡觉前,我被咬急了就势不两立,惺松睡眼爬起来折腾半宿,直到把满屋的蚊子全部击毙,然后带着无奈,疲劳而烦躁地躺下睡觉,心里难免时不时地还提心吊胆 —— 怕关灯后另一伙蚊子偷袭。

    我家住在北方,直到现在我一直在纳闷:当时家里为什么不买蚊帐?或者是当时的家里经济条件差?亦或者当时蚊子与人的仇恨并不太深,网开一面?也许这就是为什么臭虫和虱子在城市里销声匿迹多年后的今天蚊子仍能大量生存下来的真正缘故吧。

现代蚊子的发展和进化,随着科技的进步而茁壮成长,先进到非常轻型且狠毒阶段,已经到了让人类无法抵御的地步。它们飞行手段多样,速度快,技术高超,动作灵活,盘旋、俯冲、侵扰、偷袭相结合,形成了立体攻袭人类的多变战术,有一些还具备了阴形和消音的功能,令人防不胜防。我毫不怀疑这些蚊子的祖先曾和美军一道参加过海湾战争,不然也一定有美国血统。

当今蚊子虽小,毒素却大,咬人的威力很强,往往被叮咬过的皮肤包痕不大,但血液被吸吮干净,毒素扩散,奇痒无比。我常被叮咬到忍无可忍境地,曾采取过抹花露水、清凉油、点蚊香、吹风扇等措施。可是,也只能延缓事态的发展。尽管消灭了它们一批又一批,到头来,仍见一对对蚊子前仆后继地与我为敌,仿佛仇恨越来越深。我多次暗中观察发现,经常见有蚊子不辞遥远地绕道特地来袭击我,当我瞪红了眼睛打它们时又很快遁无踪影。我常常满腔怒火又无计可施独望着黑夜,脑海里奇怪地联想起伊拉克战争美军的狂轰乱炸。

我说死不服蚊子的伎俩,视它们完全和“恐怖分子”如出一辙。我曾在梦中向美国抗议 —— 象蚊子之流的群体为什么不列入“恐怖组织”名单以及全球打击对象!然而,在流了很多无端的血浑身满是伤痕后,我面对现实只好买回一具蚊帐,每到睡觉时向死人一样躲进去不敢轻举妄动。

    以后的一天,我心静时躲在蚊帐里好奇地寻找,很快发现有两只小蚊子早已扒在蚊帐外象守望者一样向我观看,还不时踢一踢细如发丝的小腿儿。这时候,我环顾壁垒森严的四周,未勉心中产生丝丝的得意。的确,从那以后,我没有过为还击蚊子睡不着觉而焦躁和提防随时受到肉体伤害的紧张。想到蚊子的可恨无情,我便抬手轻而易举地将落在蚊帐上的蚊子打死。看着那粘满人类鲜血、弱小干瘪、丑陋的虫体,我想象着它们 —— 还活着的蚊子,永远都无法理解:人类本来已经盖了房子却还要再编织个小笼子自己钻进去休息;根本就不会相信比自己庞大几百万倍的人竟对它们怕的要死。更不会承认,它们虽然弱小,却携带着如法国“毒刺导弹”式的锐利伤人的武器,并公然使用联合国明令禁止的对人类有危害的化学病菌。它们即使弱小,却旷日持久地不劳而获与人类分享着宝贵的生命之源,甚至不惜以自杀性的攻击行动,去奏响弱小生命的悲歌。

    有一位朋友问我,人类智慧如此发达到能够上天入地,征服自然,为什么总是在弱小的蚊子面前付出血的代?我无言以对。但我敢肯定,人类之所以没有对蚊子采取断然措施,决不是为了保持生态平衡或珍惜动物。

    呜乎!蚊子当诛之。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